報道丨三江通識大講堂第60講順利舉辦——南大童嶺教授作“唐代科舉製度與文學風氣”的通識講座

時間:2021-06-04瀏覽:10

通識教育是一種大學理念,是高等教育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內容,是非專業性、非功利性和麵向所有人的教育,是我校落實“三教融合”(通識教育、專業教育、職業教育)教學模式不可或缺的部分。

63日晚,我校邀請南京大學童嶺教授作“唐代科舉製度與文學風氣”的通識講座。本次講座由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詹悅蘭主持。詹院長介紹,童嶺老師是教授、博士生導師南京大學域外漢籍研究所研究員,南京大學高研院兼職研究員。兼任早期中國史研究會(EMCH)會員、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理事、中國科舉博物館(南京)學術委員、“中國中古學術思想書係”主編,獲得過國家級人才稱號。研究方向為六朝隋唐時代的學術、思想與文學、中國中古經學史、古代東亞史、五胡十六國及北朝文化史專題、域外漢籍研究、舊鈔本研究和《文選》學。



本次講座將唐代的科舉與唐代的文學結合在一起,通過史學與文學的相互滲透或溝通,掇拾古人在曆史記載、文學描寫中的有關社會史料,做綜合的考察,來研究唐代士子的生活道路、思維方式和心理狀態,探析唐代社會的時代風貌和文化習俗。童老師圍繞“隋唐文官製度:從九品中正到科舉;唐代進士考試的諸麵相;科舉視野下的詩歌黃金時代;唐代社會與科舉士子”四個方麵進行介紹,精彩紛呈!


一、隋唐文官製度:從九品中正到科舉


講座伊始,童教授從國內外專家學者對唐代的研究引入話題,隋唐政府表明態度,“今之選舉者,當不限資蔭,唯在得人。”,進而取消刺史的地方官員任命權,廢除了九品中正製,正如《劍橋中國隋唐史》雲,“集中人才的需要形成了隋朝的科舉考試製度,它是實行到1905年的帝國選拔製度的先驅


二、唐代進士考試的諸麵相


唐代設科取士、唐代科舉分為常科與製科,清代學者亦稱“大約終唐世為常選之最盛者,不過明經、進士兩科而已”。因而,應進士科是唐代文士想要超越六朝以來的門閥貴族、超越自身階層的最佳途徑,進士科也成為了碾壓各科的“鄙視鏈頂端”,知識人的夢寐以求。


三、科舉視野下的詩歌黃金時代


童老師介紹,由於進士科的考試難度大,考中之後的前途待遇要比其他科目好很多,所以唐朝的讀書人自然是“千軍萬馬走獨木橋”也要考上進士。另外,進士科的考試內容是詩賦,所以唐朝人讀書時自然將主要精力放在學習寫詩上。讀書人都花力氣學習寫詩,在龐大的人數基礎上,大詩人出現的數量自然也就多了,因此唐朝的科舉製下,產生了中國古代詩歌的巔峰時代。


四、唐代社會與科舉士子


唐代的《寄賀杜荀鶴及第》《喜王起侍郎放榜》《及第後寄長安故人》《登科後》等詩記載了“趕考人”進士及第後的得意之情!進士及第後的活動之曲江晏,曲江最繁華的是春天,新及第進士的宴會更是曲江宴的重頭戲,極盡豪華奢靡,在唐人看來幾乎如同仙境。唐代進士科舉製度產生過大量有氣節、有學問、有貢獻的重要人物, 這是不爭的事實。杜牧在《上宣州高大夫表》中舉例了十幾位有誌之士,稱“皆國家之存亡安危治亂者也”。


我校“三江通識大講堂”活動由學校教務處牽頭,校團委、校圖書館、學生發展與服務中心、二級學院等通力合作,希望通過強調通識教育,培養立足於時代、立足於社會,達到知識、能力、素質相契合的應用型人才。


通訊:李財智、王林豔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