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道丨三江通識大講堂第41講順利舉辦——“C”刊專家沈廣斌作“中國傳統書院製度與大學生深度學習”通識講座

時間:2021-04-08瀏覽:10


通識教育是一種大學理念,是高等教育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內容,是非專業性、非功利性和麵向所有人的教育,是我校落實“三教融合”(通識教育、專業教育、職業教育)教學模式不可或缺的部分。

46日晚上18:30我校邀請沈廣斌教授作“中國傳統書院製度與大學生深度學習”的主題講座。本場講座由必威亚洲备用网 教務處處長劉正濤主持講座,劉處長介紹到,沈教授是碩士生導師,《江蘇高校》編輯部常務副主編、編審,中國高教協會高等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山東省教育科學規劃專家組成員,在各類C刊和全國中文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十多篇,出版專著多部,承擔全國教育規劃課題、省級課題多項,獲省哲學社會科學獎,多次榮獲全國高教期刊優秀編輯、優秀主編等榮譽稱號

講座從書院製度的起源講起,依次介紹了書院辦學目的、書院教育製度、書院教育結構、書院教學過程,重點闡述了深度學習概念以及書院製度對當代大學生深度學習的啟示。要求同學們初步了解書院製度,全麵發展自身,開放交流,教學相長,按照自身發展確定自己的選擇,以達到此次講座預期目標,即讓學生了解書院製度,將書院製度與深度學習聯係起來。


本次講座給同學們帶來由書院製度發散的深度學習上的啟發,同時也為我校有關書院製度的教學研究方麵的工作提供一定的指導意見。

書院作為一種傳統的教育組織機構,我們必須研究其固有的教育目的、教育製度、教育結構、教學過程、教學原則、教學方法與師生關係等等,才能更好地把握其區別於古代官學教育製度和私學教育製度的基本特征。


一、書院辦學目的:「學術研究」轉向「人格陶冶」


書院是中國古代特有的教育組織,是宋代以後民間教育的重要形式。“書院興起本是補官學之衰敗凋敝,它背舉業而馳,重視學術昌明。”從學術研究到更注重人格的培養,書院的辦學目的顯然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二、書院教育製度:「開門辦學」轉向「逐步完善」


門戶開放、學生自由入學:明代王陽明於稽山書院講學時,湖廣、廣東、直隸、南贛、安福、新建、泰和等地的“環坐而聽者三百餘人”,至不能容。在當時交通不便、路途遙遠的情況下,仍有大批求學者慕名而來,可見當時的書院教育已對求學者產生極大影響力。

書院的私學性質明顯:政府的宏觀調控能力有限,書院宏觀管理體製的無序性較強。與官學製度相比較,書院教育製度本身並不十分完善,缺乏統一性,而呈多樣性、靈活性與隨意性特征,南宋時期的書院教育製度不受入學年限控製,可自由入學,對求學者的約束力很小。明清時期則成為書院教育製度集成和定型的時期。從東林書院到詁經精舍和學海堂的有關院誌和史料中,都可一窺基本定型化了的我國古代書院教育製度。


三、書院教育結構:「無序、單一」轉向「有序、多樣」


1.層次結構。明清書院中以探究精深學問、培養專業人才為主的書院占了大多數,形成了書院史上諸如“桐城學派”與“考據學派”之類的著名學術派別,可謂“學術成果累累,人才輩出”。

2.科類與專業結構。中國古代書院製度本無科類結構與專業結構之分。因為書院向學生傳授何種科類何種專業的知識,完全取決於主持書院的師長,而長期沿襲下來的儒家“學不離政”的傳統,使書院傳授的幾乎是“清一色”的“經世致用學說”。

3.形式結構。一是民辦、官辦並舉。二是專科性突出。明代王守仁與湛若水同屬心學派,他們都反對理學與訓詁詞章之學,但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王守仁以“致良知”為宗旨,湛若水以“隨處體驗天理”為宗旨,形成了王、湛之學。三是職業性特征不明顯。清末曾出現一批考據學派倡導的書院,培養了一批專業訓詁人才。

4.區域結構。宋初八大書院主要集中在江西、湖南、河南一帶,主要就是因為這些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較髙。元代書院江南地區占了2/3,這主要是因為唐宋書院集中在長江流域,書院發展有良好的傳承和創建、複興的基礎。


四、書院教學過程:「簡單、傳統」轉向「係統、科學」


1.教學內容。書院教學內容的最大特點是將教學與道德完善、品性修養二者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白鹿洞書院學規中就明確提出:“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以及“言忠信,行篤敬,懲忿窒欲,遷善改過”等道德修養的基本信條。

2.教學原則。一是教學與學術研究相結合的原則。二是教師主導與學生主動相結合的原則。朱熹認為,“讀書無疑者,須教有疑,有疑者卻要無疑,到這裏方是長進。”三是書院教育與社會教育相結合的原則。盛行於書院之間的講會製度使書院教育走出了狹小的書齋,走向社會。四是理論與實際相結合的原則。

3.教學方式方法。一是提倡百家爭鳴,教學相長。味經書院有“會講有期”等院規。“鵝湖講會”就是朱熹理學與陸氏兄弟就“為學之方”展開的一場學術論爭。二是注重學術自學能力的培養,教學多采用論辯方式,注意啟發學生思維,提高其思考能力。著重於啟發學生“識精而思銳,不惑於常解”。三是根據學生個性和特長,因材施教。清代“詁經精舍”和“學海堂”兩大書院又將這種傳統的因材施教的教學方法發揚光大。四是重視對學生讀書方法的指導。清代王文清訂立的《嶽麓書院學規》和《王九溪先生手定讀書法》詳細記載了有關讀書的基本方法。


五、深度學習


深度學習是指在理解學習的基礎上,學習者能夠批判性地學習新的思想和事實,並將它們融入原有的認知結構中,能夠在眾多思想間進行聯係,並能夠將已有的知識遷移到新的情境中,作為決策和解決問題的一種學習方式。

在很長一段時期,人類主要是從哲學的認識論視域來研究自身的學習問題,主要探討知識的來源、性質、過程、方法與結果等問題。然而,人類學習活動作為一種極其複雜的現象,基於實驗室的心理學研究並不能準確地解釋自然情境中真實的人類學習活動。在這種情況下,人類學習問題的研究又開始將關注點轉向於自然情境,並由此進入關注自然情境的多學科整合研究階段。

國外興起的深度學習恰恰是人類學習問題研究進入多學科整合研究階段的產物。第一階段:深度學習思想的早期孕育。早在20世紀初,約翰·杜威倡導“做中學”,強調教會學生自主學習和反省思維。布魯姆的目標分類學將學習的認知目標區分為記憶、理解、運用、分析、綜合、評價六個具有層次性的項目。以此為基礎,安德森等人又將學習的認知目標區分為記憶、理解、運用、分析、評價與創新六個具有層次性的項目。所有這些學習分類,已經蘊含著學習有深淺之分的思想。第二階段:深度學習的正式研究。較有代表性的是埃裏克·詹森和利恩·尼克爾森將深度學習的基本特征描述為高階思維、深度加工、深刻理解、主動建構和問題解決五個方麵。第三階段:深度學習研究的擴展。2004年,美國教育傳播與技術協會對教育技術進行了重新界定,認為學習不僅僅是信息的記憶,單純的記憶已不能適應社會發展的要求,進而將深度學習確定為未來教育技術發展的基本理念和努力方向。以此為契機,深度學習研究的地域、範圍、內容和方法得到進一步擴展。第四階段:深度學習研究的聚焦。近十多年來,國外學者著重從三個層麵對深度學習展開了更為係統而深入的研究。一是理論探討,二是實踐探索,三是技術運用,運用各種信息技術工具來支持和優化促進學生深度學習的學習環境。


六、書院製度對當代大學生深度學習的啟示


1.學習目的應由專業學習轉向人格陶冶,再轉向發展性學習,要不斷拓寬自己的知識麵,不能隻局限於專業學習;2.學習內容上,學校應給學生一定的自由選擇的空間,讓學生實現自我追求的價值,再深發至通識教育,培養實幹型人才;3.學習方法上,學生應由傳統的被動接受轉向主體學習,再到自我學習,利用起書院製的優點,促進不同專業學生之間的溝通交流,同時導師也要參與其中,加強師生聯係,教學相長,學研結合,才能達到協作學習的目的;4.學習場域也要從傳統的固定封閉場域轉向流動開放場域,才得以更加適應這個全息時代。


(通訊:鄧媛媛、王林豔)


返回原圖
/